陈良佐(中国军人)_百度百科

2020-03-21 14:28 军事政务
主页 > 军事政务 >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陈良佐(1887-1968)陆军中将,号辅之,广西宾阳人。保定陆军速成学校肄业。陆军大学第四期毕业。著名爱国民主人士。早年参加辛亥革命、讨袁运动、护法战争和北伐战争,历任军职至陆军中将。抗日战争时期,他两度担任广西民政厅长、代省长,坚决主张“国共联合抗日”,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多有贡献。抗战胜利后,陈良佐毅然参加民促、民革。新中国成立前夕,甘冒生命危险,积极开展和平解放广西活动。

  1928年11月13日任国民政府参谋本部高级参谋,1929年10月14日免职。后任豫皖鄂边区党政分会副主任。

  1938年任桂林区民团指挥官兼行政监督。同年11月10日任安徽省政府委员兼民政厅厅长,并在安徽开办干部训练班,任教育长。

  1949年11月随张云逸回南宁,任中南军政委员会参事、广西省参事室参事。

  1955年任广西林业厅厅长,并被选为广西政协常委、民革广西省委常委、民革中央团结委员。

  1911年,24岁的陈良佐刚从保定陆军速成学校毕业,正遇辛亥革命爆发,陈良佐与多名同学到武昌,加入革命军后,接受黄兴总司令的命令,赴汉阳前线年,陈良佐考入陆军大学,毕业后回到广西,在陆荣廷所属任团副、营长、团长、旅长、副官长,至广西边防军务督办署参谋主任。1926年陈良佐在湖北驻军时,不满军阀吴佩孚的节制,当国民革命军进攻汀泗桥时,他接受国民革命军总参谋长李济深的策反,就地起义,编入第七军,任第十旅旅长。1927年以后,陈良佐历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参谋部局长、高参、师长、第七军参谋长等要职。以后转任行政工作,先后担任靖西、武鸣等县县长,梧州区、浔州区、桂林区民团指挥官兼行政监督。1938年11月,陈良佐调至安徽省立煌县(临时省会)任省政府委员兼民政厅厅长。当时的安徽省,日寇已侵入,所到之处,奸淫掳掠,无恶不作,人民苦不堪言,面临这样的情况,陈良佐认为国共两党非化除成见,团结抗日。时任安徽省政府主席廖磊也采取了一些抗日的措施,陈良佐此时也和进步人士章乃器周新民朱蕴山新四军参谋长张云逸等保持密切联系,配合军队打了一些胜仗。正当联合抗日如火如荼地开展时,顽固派攻击章乃器、陈良佐亲共,章乃器辞职了,攻击的焦点集中在陈良佐身上。廖磊是个头脑简单的军人,对陈良佐也怀疑,多加牵制。1939年10月廖磊暴死,陈良佐代理省主席。在一次纪念孙中山的周会上,省保安处副处长温克刚公开攻击新四军,陈良佐将他撤职,引起顽固派肆无忌惮地攻击。在这种情况下,1940年5月,陈良佐被迫辞去安徽省所任职务回到广西。1944年11月,日寇入侵广西,省主席黄旭初因病赴成都医治,陈良佐出任广西省政府委员兼民政厅厅长,并代省长职务。1945年底,陈良佐参加李任仁陈此生等人发起的民主促进会。1946年,陈良佐在上海养病时见到了李济深,李嘱他回桂联络同志,协助梁瀚嵩准备组织地方武装。嗣后,陈经常与梁瀚嵩联系。1949年,陈良佐到香港,会见了民革中央负责人张文吕集义(李济深当时已上北京)并参加了民革组织。

  陈良佐经历了三个不同时代,担任过重要职务,解放后,他热爱祖国,拥护中国的领导,拥护社会主义制度。热爱民革组织,积极参加社会活动,关心祖国统一事业。先后担任中南军政委员会参事,广西省人民委员会参事,广西省林业厅厅长;民革中央团结委员、民革广西省常委;广西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广西政协第一、二、三届委员等职。

  抗日战争胜利后,李济深加紧联络冯玉祥何香凝等进步人士,决定成立中国民主促进会(简称“民促”),以凝聚内的反蒋力量,推动国共和谈,结束蒋介石的独裁统治。为取得新桂系的支持,李济深联系李宗仁、白崇禧和黄旭初等人,邀请他们参加民促,但李宗仁等人都不愿参加。时任广西省民政厅长的陈良佐得知后,主动表示要求参加民促,并参与民促的筹建工作。1945年10月,陈良佐在桂林参与签名,发起组织中国民主促进会,成为广西的六个发起人之一。蒋介石对异己份子一向采取高压政策,动辄施以政治暴力,参与发起民促是需要相当大勇气的。

  民促正式成立后,陈良佐秘密到上海拜访李济深,请示工作。李济深叮嘱他密切联络民促同志,加快发展进步力量,并暗中协助梁瀚嵩准备组织地方武装。陈良佐回广西后一直暗中保护梁瀚嵩,并任用陈学人、张树春、侯甸等一批进步人士和中共地下党员担任县长,推动地方进步力量的发展。

  为联合内民主派力量,李济深决定将民促、民联及其他爱国民主力量组成一个统一的民主派组织——中国革命委员会。1947年秋,李济深写信给广西省政府主席黄旭初,请黄旭初邀一些志同道合的人参加民革。黄旭初约一些广西进步人士到家里商谈,因黄旭初对加入民革一直犹豫不决,连续开了两次会都没谈出什么结果。陈良佐在参加会谈时,下定了加入民革的决心。

  1948年元旦,中国革命委员会宣告成立。陈良佐得知民革成立的消息后,十分振奋,不久就赴香港加入了民革。李济深希望陈良佐回广西后,开展对新桂系军政人员的策反工作,尽可能支持中共地下党的各种活动,并特别交待了一个重要的任务——做广西省政府主席黄旭初的思想工作。

  黄旭初是新桂系的第三号人物,与李宗仁、白崇禧一起起家,连任广西省主席18年,在新桂系中有很大的影响力,广西政务系统的人员多为黄旭初的亲信。如果黄旭初能够加入民革,或赞成和谈,对广西政局将产生极大的影响。在当时的民革成员中,唯有陈良佐与黄旭初的感情最深,最受黄旭初信任。李济深希望陈良佐能说服黄旭初,“在情势许可时把黄旭初夹起来一齐干”。

  解放战争爆发后,新桂系紧跟蒋介石,大肆开展宣传,加紧清除省内的中共地下组织、党员和反战进步人士。陈良佐不顾自身安危,对省内的进步人士暗中设法保护,支持他们的进步活动。

  1946年6月,广西省参议会选举议长,CC系推出玉林大地主陈锡珖为竞选代表,并纠集一批省参议员,企图争夺参议长的位置,控制省参议会,进而对付广西的进步人士。陈良佐说服黄旭初全力支持广西进步人士李任仁竞选省参议会议长,虽然李任仁后来没能胜利选上,但也使CC系推出的候选人落选。CC系因此对陈良佐十分忌恨,多次攻击陈良佐任用人陈学人为县长,致使宾阳“赤化”,要求省政府查办陈良佐。陈良佐被迫辞去民政厅长,调任广西省干训团教育长。陈良佐任命的进步县长侯甸、张树春、陈学人等人,被广西当局以“赤化”嫌疑免职,准备逮捕。陈良佐暗中通知他们,使他们安然撤到香港。

  1947年6月,广西千余名爱国学生集体罢课,在桂林举行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示威游行。各地的进步学生起而响应,广西全省震动。新桂系调动大批军警、特务捕去爱国师生100多人。陈良佐多次向黄旭初提出,尽快释放被捕师生,以免事态扩大。在陈良佐和其他进步人士的共同努力下,被捕的爱国师生陆续获释出狱。

  广西进步人士梁瀚嵩在宾阳积极支持和掩护中共地下党员和游击队活动,引起反动势力的忌恨。宾阳县长秦镇多次密报广西省政府、省保安司令部,要求派兵“围剿”梁瀚嵩,均因陈良佐向黄旭初提出反对意见而无法实施。秦镇随即在宾阳大肆搜捕,逮捕与梁瀚嵩来往密切的县政府民政科长磨坚瑛等20多名行政官员,对他们施以酷刑,逼迫他们承认“宾阳暴动”案,即磨坚瑛等人是受陈良佐、梁瀚嵩指挥的粤桂边区纵队宾阳突击总队,准备发动武装暴乱,攻占宾阳县城。磨坚瑛等人屈打成招,秦镇以密电报广西省政府,要求批准处决这20多人。陈良佐向黄旭初力陈他的反对意见,认为秦镇逮捕的尽是宾阳县重要官员,案情重大,应成立调查小组赴宾阳查明案情真相,再作处理。为了保护梁瀚嵩不被秦镇迫害,陈良佐还请梁瀚嵩马上来桂林暂住。陈良佐率调查小组突访宾阳,使案情线多人陆续获释。

  1949年1月,由于政治、军事、经济、外交均连遭致命挫折,蒋介石被迫宣布下野,由李宗仁任代总统。李宗仁上台后,摆出积极和谈的姿势,电邀李济深、章伯钧等人共同策进和平,并派张治中、黄绍竑等人为代表,赴北平进行和平谈判。

  为了解李济深对此次和谈的态度,陈良佐秘密赴香港拜访李济深,期盼能听到李济深对工作的指示。但李济深应中共中央的邀请,已北上参加新政治协商会议。陈良佐只找到民革中央委员陈汝棠。陈汝棠希望陈良佐能回广西和李任仁、梁瀚嵩等人一起筹组广西民革组织,以壮大民革的力量。中共驻香港负责人谭天度也劝陈良佐回广西策反新桂系高级军政人员,推动广西和平解放。陈良佐慨然应允,冒险返回广西开展工作。

  陈良佐回桂林后,多次找到黄旭初,劝他以广西人民福祉为重,以和平解决为上,并希望他能支持在广西筹组民革组织。在陈良佐的劝说下,黄旭初一度倾向于支持民革组织的建设,同意先把中国革命委员会的牌子在广西境内挂出来。

  陈良佐还策动广西省参议会参议长蒋继伊发动省参议会,以省参议会的名义,向李宗仁提出反战议案,虽然反战议案在省参议会讨论时因遭到反动势力的反对,没能在省参议会通过,但这事影响相当大,蒋继伊和不少参议员都站到了反战的立场上,后来在《希望和平的意见书》上签了字。

  陈良佐还利用担任广西省干训团教育长的便利,多次向广西高级军政人员宣扬打内战只会让广西生灵涂炭,和谈才是出路。不少广西高级军政人员都受到他的影响。陆军中将、华中军政长官公署第五督导团团长刘清凡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刘清凡受到陈良佐影响,向白崇禧提议撤销广西军管区,遭到白崇禧的拒绝后,刘清凡没经白崇禧同意,就自行解散督导团。白崇禧令刘清凡将部队带往中越边境准备打游击,刘清凡却将部队带到桂西北的西隆县,并率部在西隆通电起义,最终加入了人民阵营。

  国共和谈完全破裂后,陈良佐到香港找到黄绍竑,了解国共和谈内情,商谈如何促使广西和平解放。黄绍竑得知李宗仁在南京解放前夕没有遵从蒋介石的指示飞往广州而飞回桂林,认为这是促进广西和平解放的良机,让陈良佐赶快回桂林说服李宗仁、白崇禧等人,并且写好给黄旭初的亲笔信,交由陈良佐带回。黄绍竑对陈良佐说:“你告诉他们,对和平是有诚意的,决不会说假话的。”“他们这帮人,特别是老白(白崇禧),有上山的思想,你告诉他们,这是自杀!你告诉德公(李宗仁),叫他无论如何不能下广东,已经跳出这个火坑,就不该再陷下去,否则就不能自主自拔!请德公早下决心。我已经下了决心,在最短期间一定表示态度,他们决心与否我也不管了。”

  和黄绍竑商谈到晚上九时,才告辞出门,准备第二天一早就坐飞机回广西。不料因天黑看不清路况,陈良佐不慎摔倒,左腿严重摔伤,无法行走。陈良佐只好把黄绍竑的密信交给陈雄带回桂林给黄旭初。

  陈良佐惦记着广西的局势发展,在香港医治到勉强可以行动时,就拄着拐杖,硬撑着要乘飞机回桂林。此后,陈良佐为和谈而四处奔走,一直没空去好好诊治他的左腿,致使落下了严重的后遗症,日后走路一直需要拄着拐杖。当时,陈学人、侯甸等人都劝他治好腿再作打算。陈良佐说:“个人肉体痛苦事小,不能为广西父老兄弟出力,内心更苦。”

  陈良佐回到桂林后,找省政府秘书长黄中廑了解广西政局,得知黄旭初接到黄绍竑的信后,暗中邀集所有在桂的高级政务人员、参议员联名签署《希望和平的意见书》,并亲自递交李宗仁,希望李宗仁能够争取重签和平协定,以免广西遭到战火糜烂。李宗仁看后,内心大受震撼,冒雨去拜访李任仁,表示想重开和谈,请李任仁替他到北平走一转。不料此举遭到白崇禧、李品仙等主战派的反对,白祟禧表示要顽抗到底,不许再谈和平,对主和者都抓起来杀掉,以免军心瓦解。广西高级军政人员都噤若寒蝉,不敢再讨论和谈问题。黄中廑也劝陈良佐说:“以后不要谈和了,谈和的要杀头的!”

  陈良佐没理会黄中廑的劝告,冒着危险径直去找李宗仁,明确告诉他黄绍竑准备公开表态了,劝他再作慎重的考虑,别再作毫无意义的顽抗,把广西和八桂子弟拖进战争的火坑。可惜李宗仁抱着固守两广顽抗以待美援的念头,对陈良佐的劝告根本听不进去,最终一败涂地,仓皇飞往异国他乡。

  和平解放广西的路被白崇禧等人堵死后,陈良佐开始积极筹划武装起义,迎接广西解放。合山煤矿公司因工人罢工而已停产,公司董事会推陈良佐复任公司总经理,期盼陈良佐能带领合山公司以更积极的姿态去迎接新中国。考虑到合山煤矿有数千名工人和几百名配备枪枝的矿警,陈良佐决定赴合山煤矿公司上任,在工人中安插中共地下党员和游击队员,并就近联系梁瀚嵩一起发动武装起义。因腿伤没愈,行动不便,陈良佐就先回梧州家中治疗腿伤,等腿伤好转后再赴合山谋划武装起义事宜。不料,回到梧州不久,即被白崇禧以 “陈良佐煽惑议会,扰乱人心,违反国策,阻挠戡乱”之罪名,令第三区行政督察专员冯璜将陈良佐扣押软禁。在被软禁数月后,陈良佐最终机智逃脱了虎口。

  1949年10月,广州解放,广东省人民政府主席兼广州市市长在广州组建人民政权,邀请陈良佐回广州参加工作。陈良佐携家眷由香港回到广州。不久,他又接受张云逸邀请回广西工作,先后担任中南军政委员会土地改革委员会委员、民革中央团结委员会委员、广西省人民委员会参事、广西省林业厅厅长、民革广西省委会常委等职。

亚游国际首页,ag亚洲游戏国际平台,亚游手机客户端app

上一篇:乌鲁木齐市教育局2019年度《法治政府建设实施纲要(2015—)》等重要改革举措贯彻落实工作报告 下一篇:政务动态 赣州市人民政府